The Future is here 未來就在這里
  發布時間:2019-06-10      瀏覽次數:58

The Future is here 未來就在這里

 

未來就在這里。“毫不夸張地說,開幕式之夜要比我們安塔利亞或阿達納短片節開幕式更大更專業。”發表于土耳其快報雜志Ekspress magazine上的短片節后記,向我們展現土耳其電影導演、編劇、作家烏米特·烏尼爾(Ümit Ünal)親身參與第9屆中國國際新媒體短片節的經歷與感受,以及他眼中的短片節和深圳。

在科幻電影《環形使者》(Looper)中,槍手/時間旅者Joe與其老板Abe之間有這樣一段對話:

Abe: 你應該去中國。

Joe: 我要去法國。

Abe: 我來自未來,你應該去中國。

所以我去了中國。我差不多六年沒有出過國了,我必須去一個不懂當地語言,且食物、面孔、氣候和動物群與我所知完全不同的地方。

我去了深圳。

伊茲密爾國際短片節組委會是一家活躍的機構。導演Yusuf Sayg與一群電影制作人在第9屆中國國際新媒體短片節期間組織了一個“聚焦土耳其”活動板塊。他們在短片節期間設立了一個土耳其展臺,并進行了關于土耳其電影、影片制作機會及土耳其電影教育的會談及講座。短片節組委會還希望邀請一名土耳其導演擔任競賽評委會的評委,而我有幸參與其中。在一個多雨卻溫暖的十一月晚上,我們相聚在深圳。

 

嶄新、高端、龐大、鮮明

深圳曾是香港以北的一個小漁村,這座城市在20世紀70年代末開始興建,相比其它歷史悠久的城市而言,還很年輕。深圳曾經被認為是香港的替代城市,如今其搖身一變成為巨大的“科技中心”,是中國信息、通信及金融領域最重要的中心之一。深圳的官方人口為1200萬,但非官方數字可能會超過這個數。它是一個嶄新的巨人。在深圳,人們看不到太多古老的、歷史之物。也許感到這方面的匱乏,深圳在城市中心建立了一座反映中國光輝發展歷史的公園,能夠看到美麗古老中國的縮影,包括長城。除此之外,一切都是嶄新、崇高、巨大和鮮明的。一幢幢設有Led照明的摩天大廈在樹木叢生的公園旁拔地而起。

此次我們參加的短片節活動盛況空前。來自世界各地的幾十位短片電影導演及其他嘉賓出席了活動。開幕式和閉幕式均以華麗壯觀的電視節目呈現,著實令人印象深刻——雖然有點歐洲電視節目的感覺。毫不夸張地說,開幕式之夜要比我們安塔利亞或阿達納短片節開幕式更大更專業。我必須承認,我沒想到一個短片節居然如此盛大。而當我把這一想法告訴我們的導游兼翻譯Penny時,她說:“在中國一切都是龐大的”。與其他某些國家一樣,這里的人們選擇容易發音的英文名字。Penny在我們初次見面時無法對Ümit發音,她問道:“您有英文名字嗎?”

 

熟稔

當你去到一個花草樹木都很熟悉的國家,你完全不會意識到自己身處陌生地方。但是當動物群發生變化時,你才會真正意識到自己來到了一個遙遠之地。對我來說,地處亞熱帶氣候的深圳非常遙遠、陌生,而另一方面卻又非常熟悉和親近。公交車司機積極熱情地在公交站招攬乘客,讓我倍感熟悉;那些幫助司機在狹隘的街道上調轉車頭的熱心路人,讓我倍感熟悉。人們普遍的熱情好客讓我倍感熟悉。雖然我不太適應這里的飲食,但那些豪華酒店里的婚禮照片卻讓我倍感熟悉。當你在大街上詢問某事時,人們臉上羞澀和半迷茫的表情,讓我倍感熟悉。干凈整潔的街道上,看不到任何無家可歸之人、乞丐或酒鬼,但卻看到周邊有很多警察和保安人員,讓我感到很熟悉。無論走到哪里,勞動人民的臉孔都是一樣的;儀式上所發表的各種長篇致辭也大同小異。

我在深圳大學講了一堂大師課。由于開講時間是周六上午10點,我本來以為只有十來個昏昏欲睡的人來聽課,但令我意外的是,大禮堂里坐滿了學生。他們似乎很有興趣前來傾聽一位他們不了解的導演講課,并且還提出了一些不錯的問題,這讓我感到很開心。我與一位年輕女士聊了聊,她說她讀過Orhan Pamuk的書,喜歡《純真博物館》(The Museum of Innocence)。但她沒看懂Pamuk的《我的名字叫紅》(My Name is Red),于是我嘗試解釋了此書的一些基本問題。慚愧的是,我還沒讀過一部中文小說。

 

跨界

競賽影片在大學禮堂展映。來自世界各地的影片題材廣泛,風格迥異。參賽者有一半為女性。美國導演Kathryn Everett的紀錄片《女孩階層》(Girls Section)是關于一所特殊的女子學校,對象是處于學齡但無法在巴基斯坦上學的女孩。該影片感染了我們所有人并獲得了兩項大獎。來自斯洛文尼亞的精彩動畫片,Dusan Kastelic的《盒子》(The Box)獲得了最佳動畫片獎。這是一個關于人類被囚禁在盒子里的短片故事,這部電影是放映期間最受大學生歡迎的影片。

還有一部由中國導演胡綺虹執導的很好的中文電影《陳歡曼曼》(Out of the Woods),我和美國評委會成員Chris Edwards對這部構思大膽的電影敘述印象非常深刻,這部電影以一種非常微妙、象征性的語言,描繪出兩個年輕女子的情感。我們建議為這部影片頒發最佳劇情短片獎,但是評委會所有中國的成員卻推薦了俄羅斯影片《一只小蘋果》(Because of a Little Apple)。這部影片也講了一個很好的故事,講述了兩個年輕人在超市偷了一個蘋果而與保安周旋的故事。

在閉幕式其中一個環節,由三名女孩組成的嘻哈組合演唱曲目《一帶一路》,我認為這是一首輕松歡快的青春歌曲,但涉及到國際政治時我多少有些無知,我不太了解歌詞的含義,后來我查看維基百科時才理解,這首歌是頌揚中國對世界發展的支持和貢獻。

談到維基百科(在土耳其被禁用),在中國有很多網站無法訪問。沒有VPN的話,Facebook、Twitter、Youtube,WhatsApp都無法使用。雖然這些網站被禁止使用,但中國的互聯網用戶已經超過了8億。似乎他們也并不需要我們常用的這些網站。大多數商店里,都是用掃描手機二維碼進行付款。或許Abe在《環形使者》中提到的未來已經存在。我不知道在那個未來我們身處何方,也不知道是否我們還會對他們感到熟悉?

作者:烏米特·烏米爾


第九屆短片節評委,土耳其電影導演,編劇和作家,電影作品包括《九》(Dokuz)、《講述伊斯坦布爾》(Anlat Istanbul)、《石榴》(Nar)、《殺人食物》(Sofra S?rlar?)、《聲音》(Ses)、《最幸福的地方》(En Mutlu Oldugum Yer)。其中《九》是他的第一部導演作品,曾獲得多個國際電影節獎項,且代表土耳其入圍2003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。

(本文已在土耳其快報雜志Ekspress magazine2018年12月刊上發表,原文為土耳其文)

幸运金蟾闯关